東營(yíng)和味鮮美食園(15166212056)
東營(yíng)和味鮮美食園最近沒(méi)有發(fā)布最新消息
東營(yíng)和味鮮美食園

[查看詳細]'
商家名稱(chēng):  東營(yíng)和味鮮美食園
商家特色:  新辣椒炒肉 鐵鍋鯰魚(yú) 醬香鴨 蘿卜野兔
訂餐熱線(xiàn):  15166212056
詳細地址:  郝純路五干橋南200米路西
人均消費:  
消費環(huán)境:  
主營(yíng)菜系:  
特色菜品:  
刷卡類(lèi)型:  無(wú)
自帶酒水:  允許
停車(chē)位:  
標志建筑:  
營(yíng)業(yè)時(shí)間:  無(wú)
有無(wú)外賣(mài):   有
早餐:  
婚宴:  
客位信息:  
交通指引:  
更多服務(wù):  
 15166212056
餐館營(yíng)銷(xiāo)玩轉四大新概念成就一番錢(qián)途
發(fā)布人:東營(yíng)和味鮮美食園 發(fā)布日期2024-4-21

    如今,越來(lái)越多的人每天為去哪吃、吃什么而發(fā)愁,與此同時(shí),很多餐館老板也在發(fā)愁:自己的店和別家的菜品差不多、口味差不多、價(jià)格差不多、環(huán)境差不多,可為什么就是生意不紅火。其實(shí),問(wèn)題就出在差不多上。相對比而言,一些靠營(yíng)造或炒作新概念的餐館,正因為其與眾不同的風(fēng)格,或者摸準了人們的某 種情感脈搏,生意紅火熱鬧。有道是你方唱罷我登場(chǎng),長(cháng)江后浪推前浪。在一個(gè)個(gè)新概念里,成就了一樁樁紅火生意。
    概念一:漢服回歸

  這兩年很多城市里興起了漢服熱。今年初,上百名內地學(xué)者聯(lián)名發(fā)起倡議,建議將漢服定為國服、漢族運動(dòng)員著(zhù)漢服參加奧運會(huì ),一個(gè)網(wǎng)站還主動(dòng)提供奧運漢服參考設計圖。主張復興漢服者不僅建議北京奧運會(huì )時(shí)漢族運動(dòng)員穿漢服,甚至建議將西式學(xué)位服改為漢服。這個(gè)熱潮自然在網(wǎng)上流傳甚廣,很多網(wǎng)友討論,何不開(kāi)間漢服餐館,于是這樣的概念餐館應運而生。

  走進(jìn)位于北京三路居的一家餐館,放眼望去,里面的客人都穿著(zhù)漢服盤(pán)腿坐在床榻上,端著(zhù)菜盤(pán)的“小二”穿梭在矮方幾之間,耳朵里聽(tīng)到的則是絲竹管弦。讓人不禁懷疑,是不是誤入時(shí)光隧道,回到了兩千年前的中國。這家漢服餐館是北京第一家以漢文化為主題的餐館,3月下旬才剛開(kāi)業(yè)。餐館里有80多套各式各樣的漢服供客人挑選穿著(zhù),只要在這家餐館用餐,就必須穿上漢服。餐廳里的服務(wù)人員和演奏的音樂(lè ),當然也都是漢服、漢樂(lè )。與“漢服熱”一起興起的漢服餐館也引發(fā)了爭論:有人說(shuō)純屬商業(yè)炒作,有人說(shuō)這是“天朝”心態(tài)在作祟,但事實(shí)是,概念出來(lái)了,餐館火了。別的,任人評說(shuō)。

    概念二:奢華懷舊

  老北京、老上海,有很多已經(jīng)逝去的奢華經(jīng)典至今為人所懷念。那些過(guò)去只屬于《京華煙云》里那種大戶(hù)人家出入的場(chǎng)景,現在普通人也可領(lǐng)略。這種概念滋生了很多懷舊餐館。

  位于北京東四九條66號的“新紅資”是其中的一類(lèi)。沿東四九條胡同向東摸黑走150米,見(jiàn)一黑瓦朱門(mén)宅第,沒(méi)有任何標志,門(mén)前只停了一輛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老紅旗車(chē),推開(kāi)大門(mén),是一個(gè)精致的小四合院,廂房是酒吧,沙發(fā)全是從中南海更新下來(lái)的前蘇聯(lián)式,單人沙發(fā)都可以合坐兩頭北極熊,所有的沙發(fā)都被磨出白色毛邊。北屋是吃飯的正房,高懸三個(gè)大字:新紅資——取“新紅色資本家”之意。全是中南海前政要的家廚掌勺,如,***家紅椒鱔絲、楊尚昆家酸辣豆苗、劉少奇家爆炒牛柳等。

  另外一家懷舊懷到底的餐館叫紫滕廬。從東華門(mén)西行,可于三更半夜里穿過(guò)故宮午門(mén)廣場(chǎng),環(huán)顧周遭,高聳的紅墻,陰森的牌樓,天角的殘月,夜棲的寒鴉,真是一個(gè)好地方。一路走到西華門(mén),遠遠望見(jiàn)街邊有一猩紅角旗在燈光中懶散地飄來(lái)蕩去,上面大書(shū)一字:茶。走進(jìn)紫滕廬,滿(mǎn)目迎來(lái)的是主人從中國各地收集來(lái)的古代家具,上來(lái)一個(gè)村姑模樣的小姐,把扇子在你面前“嘩”地一攤開(kāi)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菜譜,皆為精致小炒,雖不可大吃,但來(lái)一壺當年的碧螺春,一壺紹興老酒,溫起來(lái)加上姜絲話(huà)梅,就在這些古舊的屏風(fēng)間與桌椅上喝將起來(lái),淺斟低語(yǔ),說(shuō)些體已的輕薄話(huà),真是妙哉。聽(tīng)說(shuō)老板是臺灣人,臺灣老板能夠如此體恤內地人的懷舊情結,也屬用心良苦。

    概念三:文化苦旅

  正如馮小剛版的雅虎廣告中范偉所表現的那樣,很多“先富起來(lái)”的國人們,不管有沒(méi)有文化,都在標榜文化人。文化熱受到追捧。于是,把自己的餐館裝扮得特有文化味成為很多老板的生財之道。

  “四合院”是一間文化餐館,位于紫禁城以東50米之遙的東華門(mén)95號。一樓是一個(gè)西餐為主的古樸大廳,一進(jìn)去要先搶左手邊的一個(gè)雙人座,因為桌邊就是紫禁城的東華門(mén),從窗子望出去,晚上黑乎乎的城門(mén)樓子特像文明古國那么回事。二樓是一個(gè)小酒吧,只有六七人的座位,窗外可看見(jiàn)故宮角樓上掛著(zhù)的鈴鐺,月光下只需往此一坐,從順治出家到珍妃跳井,多少往事涌上心頭,不由你不大發(fā)思古之幽情。一樓以下,有一個(gè)30余平方米的地下油畫(huà)展廳,只要常人能看明白的作品此處一般不展,這是另類(lèi)藝術(shù)家的“,耶路撒冷”。

  后海銀錠橋有間酒吧,沒(méi)有任何名字,也沒(méi)有標志,老板姓白,特“個(gè)”——即使酒吧全空著(zhù),你敢不預約就來(lái),就算你是李嘉誠的小舅子,也一律“沒(méi)地兒”。這酒吧是木質(zhì)舊式建筑,斜傍古老的銀錠石橋,向南一排木窗,正對著(zhù)后海的枯樹(shù)冷月。舉杯望去,月光下的什剎海、后海浸淫在銀色的寒輝,宋慶齡故居、郭沫若故居、葉劍英故居,沿著(zhù)湖邊錯落地分布,更遠處是恭王府和輔仁大學(xué)舊址。在此處喝酒,準能喝出一種莫明其妙的文化情懷。

  概念四:另類(lèi)到底

  霄云路上有間餐廳,走進(jìn)才發(fā)現不但外面的鐵窗、金屬護欄和厚實(shí)的外墻給人以新奇的感覺(jué),內部裝飾也與京城所有的就餐場(chǎng)所不大一樣。一進(jìn)門(mén)就看到一個(gè)不小的獨立舞臺,背景卻是由一根根粗鐵鏈像簾子一樣垂直組合,黑漆涂成的鐵柵欄在吧臺,洗手間的大門(mén),房間的間隔處隨處可見(jiàn)。就連餐廳的每層樓梯都是鐵皮的地面,鐵鏈的扶手。原來(lái)這家名為“禪酷”的主題餐廳就是以“監獄飯”為主題。

  在這里,你可以品味到各種不同風(fēng)格的菜式,東南亞、川菜、臺灣萊,一律被冠以各種稀奇古怪的名字,而由餐廳獨家炮制的融合萊系是其最大賣(mài)點(diǎn)!疤棺詮膶挕迸c“抗拒從嚴”,這兩道菜的名字就是其代表。相信看見(jiàn)這些名字,你會(huì )和我一樣摸不著(zhù)邊際。在這里,威嚴的口號卻成為兩道各具特色的菜肴。由老鴨、柴雞、豬棒骨、海鮮精心慢火熬制成的白如牛奶的濃湯是“坦白從寬”的精華。至于“抗拒從嚴”,倒不如說(shuō)是抗拒從“鹽”。將新鮮的基圍蝦放進(jìn)豉油內浸泡后,以串燒的方式包裝,再用錫紙包住,埋在炒過(guò)的粗鹽中煸熟,打破一般品嘗基圍蝦只能水煮的慣例,新鮮度滿(mǎn)分。

  事實(shí)上,在這樣的另類(lèi)概念餐館里,口味感受已經(jīng)退到其次,F代的人們對于口味的追求總有個(gè)窮盡,但對創(chuàng )意的追求卻永無(wú)止境。在越來(lái)越空虛、蒼白的都市里,生活越來(lái)越像一杯白開(kāi)水,缺乏新意,沒(méi)有味道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,突然闖入的另類(lèi)概念讓人耳目一新。自然,也成就了餐廳老板的“錢(qián)”途。

 

海之藍 天之藍 賴(lài)世綱1995板天地盒 10年卡天地盒 老賴(lài)茅書(shū)頁(yè)式 景陽(yáng)春藍鉆 一品景芝30年原漿 欣馬王酒 欣馬五糧 欣馬喜宴 極品欣馬王
©東營(yíng)高科網(wǎng)絡(luò )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授權,不得復制或鏡像;
公司地址:東營(yíng)市淄博路65號;電話(huà):13515467510 13561007398 15963894302;
E_mail:dy0546ms@126.COM 172774075@QQ.COM;
在線(xiàn)客服:172774075;